如风营销策划

首页综合
推荐
策略
感悟
店铺管理
营销
故事
乡情
 二维码 25

05.jpg

       那个岁月,那个村庄时常泛出我无法排解的激荡,我无法探知你如今的模样,不能揣测你是否彷徨。

       我每每欣赏天边的月亮,它有时缺有时圆,它有时在我的左上方,有时又在右上,有时就在正中央,我可以无数次的去欣赏月亮的方向、还有它由圆到缺,由缺至勾月,以及思想它整日里的去向。慢慢地去想,静静地跟随着它的方向让思想游离出窗。

      那个小村,生我养我的小村总是胀满我的心房,它就在月亮的下方。小村依稀的模样烘托出淡淡的月光,高高低低的屋脊,参差错落的屋檐,还有长在屋顶上那小小的烟筒依稀可见,你看那是谁家的烟筒似还有淡淡青烟,似飘出些许炒花生的味道,噢,是不是我那邻家又围坐在方桌旁说着今天年冬雪来的真是时候,明年小麦又丰收,亦或许聊侃着子鼠丑牛的那些事,大妈把炒熟的花生从铁锅锄到簸箕里又端到桌旁,哈哈,那个调皮的小孙孙抢先抓了一把,又赶紧撒开,吹着烫疼的小手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那快乐的笑声震荡着整个小屋,也窜入了灶堂,混进了青烟,一起窜出了烟筒,散开在月光之中。

       从远处望去,与月光摇相辉映的是屋檐下的那小窗,四方形的窗棱上,薄薄一层窗纸,被屋内的灯光折射的清清楚楚,更遮掩不住小屋内浓重的乡音,走在街上,会听到左邻右舍长一声短一声的亲亲话语,今天那声音再入耳膜,是何等的亲切。那个时候没塑钢窗,也没有防窃窗,有的只是那纸窗、木门和土墙。

      想起那纸窗上经常会被自家调皮的孩子捅破,也许孩子只是觉得好玩,手指粘上唾液轻轻一挨窗纸,那窗上就有了一个洞,被大人看到,吆喝着,那个调皮的孩子跳下土炕已逃跑了。

      那时的窗只是为了摭风挡雨,不是防谁的,记得那时有好多的人家根本就没有院墙,有院墙的,在那个纷纷扰扰的年代,或许还被涂上了标语,便成了历史的印证。

      零零碎碎的记忆在心底泛滥着,那个最清晰的影子却是你和你的天真。

      晴,你还记得吗,小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打猪菜,踏着那条出村的弯弯曲曲的小道,再趟过一个小水坑就到了一片开阔的荒地,那里是我们自由的天堂,我们经常去那个地方打猪菜,玩耍,好多有趣的事都发生在那里。

     记得有一次我有一块很好吃的饼干没舍得吃,一起去打猪菜的时候,从口袋里掏出来给你,你先尝了一口,就很快的塞进嘴里,然后憨憨的又跟我要,我说没有了,你还不依不饶,翻遍我所有口袋,还是没有,让我给你变出来,我没办法,只好从草地上找了一朵小花,来哄你,我说花好看,但是小晴晴和花一样好看,你这才甜甜地笑了,你于是总喜欢那小花,那种白色的小花,每每去打猪菜时,我们都要采上几朵,后来你跟我说,那些花都攒着,越攒越多,自己就越漂亮,长大了做我的新媳妇。哈哈,想起这些,心里就甜甜的,美美的。

      可惜,慢慢地我们都长大了,上学了,却是谁也不理谁了。一直到我走了,离开了那片土地,那个小村庄,那个你,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     想着你单纯的笑脸,稚嫩的言语,看着今天弯弯的月牙,月牙里似乎有你的模样儿,你调皮的跟我说,要好多好多白色的小花。

      那么好吧,我为晴种上一棵开着白色的小花的树,就像那时我们在荒地上摘的一样,洁白又漂亮,花好多,多得数也数不清,就种在你家门前。

      你看那树枝蜿蜒伸展着,直到你窗前,让你每天闻花香,一天比一天更飘亮。晴,你是否能感觉到,感觉到这花香?

我这样问着你,更像是问自己,其实种上的是心中的树,面对的是天边的月,诉说的是自己的情,我这样痴痴地想着,如梦似幻,脑海里便有些醉语飘飞:“蟠树摇曳展素花,醉对苍穹新月牙,邀得半缕春风过,吹去小村纸窗家”。


文章分类: 心语杂谈
分享到:
全部评论(0条)
亲~快来评论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