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帐号登录: 注册 登录

如风营销策划

Tik Tok海外业务何去何从??

 二维码 3
来源:网络

川普政府已明抢Tik Tok。




字节跳动的海外江山TikTok,陷入了被强制“易主”的境地----美国的业务将由微软接管。




各方信息显示,扎克伯格,乃“残杀 Tik Tok”的幕后元凶






杀死TikTok:扎克伯格社交帝国的阴暗面






7月29日,美国信息技术产业的四巨头——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和Facebook的当家人(CEO)齐聚美国国会,参加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听证会。


本来这场听证会本意,是聚焦这几个超级科技巨头是否存在滥用垄断地位,谁知扎克伯格却拿中国大做文章。


声称“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‘窃取技术’是证据确凿的”。


可其他三巨头都明确表示这件事儿“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”。




果然在资本的力量下,只有永远的利益,没有永远的朋友。


谷哥的安卓系统全球最大的市场是中国,中国市场对苹果的重要程度更无需多说,所以,苹果和谷哥都不会刻意针对中国。


亚马逊的业务主要在全球领域而非中国,阿里和京东等电商企业主要业务在国内,所以也威胁不到亚马逊的全球市场地位。


而抖音海外版,真正地威胁到了扎克伯格的FB社交领域,所以他急得跳墙了。




今日凌晨,字节跳动发布声明,称被Facebook抄袭和抹黑,更是坐实了小扎贼喊捉贼的卑鄙。


以前,觉得扎克伯格年纪轻轻就成为全世界的人中龙凤,数一数二的王者。


然而,现在不再这么认为了。




从高呼“热爱中国”到“倒打一耙”,再次见证了扎克伯格的“两面”。


扎克伯格的妻子普莉希拉·陈是美籍华裔,早在2016年,为了让Facebook打入中国市场,他亲自到中国造势,早上在天安门跑步,下午去清华大学演讲,并通过自己的华裔妻子普莉希拉·陈塑造“中国人民的好女婿”形象。


如今,好女婿反捅老丈人,扎克伯格变脸也太快了。








扎克伯格:最希望TikTok死的人






TikTok在海外市场四处碰壁,印度已被封禁。


对于觊觎短视频市场已久的全球最大的社交巨头Facebook来说,现在无疑是“狙击”在这一领域领先的TikTok的绝佳时机。




扎克伯格能赢下短视频市场吗?




Facebook急于上线Reels功能的目的显而易见,短视频已经被TikTok验证是在文字、图片后,下一个能够在全球范围内,广受用户欢迎的新的在线社交形式。




数据显示:


1、截止到目前,TikTok全球下载量已超过26亿次,这一纪录的完成距离下载量破15亿次仅仅经过了5个月的时间。


2、在美国,TikTok累计下载量超过1.65亿次,每月有6500万-8000万活跃用户分享视频。


3、 18岁以上用户,每月TikTok浏览高达858分钟,意味着单个用户每月看13小时以上。




面对Tiktok的火爆,Facebook 两度抄袭TikTok,先后推出了 Lasso 和 Reels。


但皆告失败。




所以,说扎克伯格是最希望Tiktok死的人,一点也不为过。


过去几年里,TikTok一跃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app之一,不断冲击着Facebook作为全球社交媒体头号霸主的地位。


美国政府的强力封禁一旦实现,将帮助Facebook迅速抢回丢失的市场。







封杀TikTok,蓄谋已久






为什么说扎克伯格是谋杀TikTok的幕后黑手,我们来捋一下整个事情的核心利益走向,就可窥见一二。




1、FB要出一个视频平台,和TikTok是死对头。


扎克伯格是犹太人。


犹太财团一直挺川普,而挺川普的原因是即便疫情如此,犹太财团也在倒卖防疫物资和股市上赚大钱,代表就是库什纳。




2、犹太财团坑害美国人,还能把锅扣中国头上,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倒行逆施被美国民众报复。


然后还能挤出TikTok的市场给扎克伯格。


何乐而不为?




如今川普封杀Tiktok,连卖都不让卖了。


我的猜想是他在配合相关资本杀价,连吓唬带利诱,简简单单500亿美元甚至更低成本拿下TIKTOK。




而扎克伯克似乎早已在为借助政治力量除掉TikTok做准备。




1、2019 年 10 月19日,他在演讲中数次点名攻击TikTok。三天后,扎克伯格赴白宫与川普共进晚餐,谈论细节引发外界猜想。




2、今年7月17日,川普的Facebook和Instagram页面上出现了多则政治广告。


广告以“TikTok监视隐私”为由,号召美国用户签署封禁TikTok请愿书,并促使参与者向特朗普竞选活动捐款。




3、特朗普投放政治广告,目的在于拉选票。


而这些带有明显利益倾向的内容,也让广告投放平台Facebook的立场浮出水面:如果TikTok在美国遭遇封禁,最大赢家将是扎克伯格。




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,扎克伯格和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结成了利益同盟。




一方面,扎克伯格希望通过政治游说,使Facebook免于监管重压,巩固全球市场地位。


另一方面,特朗普希望借助Facebook平台和广告投放工具,确保2020年大选胜利。2016年特朗普在Facebook上打了4400万美元广告,2020年广告费将远超于此。




TikTok成为扎克伯格和特朗普之间最新的利益交汇点。











字节跳动该不该卖掉TikTok?




至于字节跳动该不该卖掉TikTok呢?




如果答应卖掉,那么就是黄花姑娘,被村里恶霸提着刀架着脖子当众强奸之后,恶霸扔了两百块钱心满意足扬长而去。


恶霸不仅脱罪了,而且从此可以在地球村里宣传那姑娘本就是破鞋,两百都贵了。下次他可以不花钱再来一次。




建议应该做得绝一点,坚持原则宁死不从,从长远看反而名利双收。




1、假如tiktok被关,美国年轻人会很愤怒,网红们更加愤怒,大家一起对抗川普和Deepstate的恶行。


别忘了,年轻人的选票可是大选中改变天平的砝码。




2、即使被禁,无非是一部分用户暂时不用了,是时候让外国网友体验一把翻墙的感觉了。


假如字节跳动公司有骨气,那就补贴美国年轻人的VPN,这么一来就有趣了:美国人大规模翻墙来用中国的互联网服务。


人心向背一目了然。


坚持到美国大选,假如11月份拜登当选,民主党不会禁中国APP了。




或许,TikTok今天面临的困境就是众多中国出海企业的难题。




胆小鬼游戏,特朗普赌的就是你不敢抵抗!


分享到:
首页综合
推荐
策略
感悟
店铺管理
营销
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