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风营销策划

中国的某些企业面临一场"信任危机"

 二维码 12
来源:网络

故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!


2.3万名股民如何也想不到,才上市7个月,手中所持的“支付第一股”便爆出惊天黑天鹅。


继多家征信平台被调查后,A股“支付第一股”拉卡拉旗下考拉征信被立案调查。


因涉嫌非法提供身份证返照查询9800多万次,获利3800万元。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、销售、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全被一锅端了。


一经发布,拉卡拉股价立马闪崩,两万股东愕然。






一、非法倒卖上亿条个人信息


说到考拉征信,可不是普通的公司,全国拥有个人征信牌照的企业只有8家,而考拉征信是其中之一。


可以说,在个人征信业务方面,考拉征信手握稀缺牌照,与大佬们站在了同一个起跑线上。


拥有个人征信业务牌照,原本可以在合法范围内,向其他公司提供公民信息查询的业务。然而这次却被爆出此等丑事。


2015年以来,考拉征信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,获利3800余万元,在北京考拉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、存储的公民姓名、身份证号、相片近1亿条。


之所以有这么多个人信息被泄露,就是考拉征信非法将公民身份证端口出售,层层加价后,数据被小贷公司利用,查询价格从源头的0.1元一条,到查询底层时两三块钱一条,整整翻了二三十倍。




这和拉卡拉有什么关系?


从股权上看,考拉征信的大股东为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为32.40%。扒了拉卡拉的招股说明书,除了股权关系,果然有新的发现。


拉卡拉的董事长孙陶然当过这个公司的执行董事,考拉征信的法人邹铁山,还持有拉卡拉的股份。




同时考拉征信是拉卡拉的前5大客户,也就是考拉征信买了不少拉卡拉的产品。


2017、2018年,拉卡拉从考拉征信处采购商品或劳务的金额分别为103.77万元和1017.64万元,今年上半年降至3.18万元。采购价格为0.35-0.45元/条。


考拉征信还租赁过拉卡拉的房子。


看来双方关系紧密,属于自家人,还是会互相买对方产品的那种。




然而出了事,撇清关系最快的也是最亲密的。


在考拉征信被曝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之后,拉卡拉连夜发布澄清公告,可谓中心思想突出。


总结起来就是:考拉征信我不参与经营,也管不了;媒体说的暴力催收和非法倒卖个人信息也跟我无关,下面公司反馈说没有;违规售卖POS机更不是我干的,是有人冒充,而且电商平台也要背锅。


撇清关系再反咬一口,这样回应不仅不会息事宁人,反而只会让外界认为是欲盖弥彰。



二、上市即巅峰


拉卡拉曾两次冲击IPO未果,今年四月,才以“A股支付第一股”的身份登陆创业板。


交出的第一份半年报显示,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支付。


经营逻辑也就很清晰:收手续费。挖一下他的收入来源,果然90%的收入都来自于收取手续费。




2014年~2017年,拉卡拉的主营收入分别为9.15亿元、15.88亿元、25.6亿元和27.85亿元。


数据显示,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56.79亿元,同比增长103.91%,归母净利润5.99亿元,同比增长27.65%。


然而拉卡拉的业绩,上市即巅峰。




到了今年二季度,公司营收同比开始下滑。今年上半年拉卡拉营收24.96亿元,同比下滑9.72%,归母净利润3.66亿元,同比增长25.31%。


到了三季度,拉卡拉前三季度营收36.90亿元,同比下滑12.42%,净利润6.16亿元,同比增长26.92%。




这是个一言难尽的业绩。


照如今的经营情况,拉卡拉需要在最后一季实现近20亿营收,才能摆脱负增长的帽子。按前三季度的增长情况来看并非易事。


二级市场也已出现颓势,股价自9月创下76.7元高位后,一路下行,跌幅达37.18%,市值已蒸发超百亿。



三、背靠柳传志、雷军等大佬


从成立之初到上市,拉卡拉一直都有资本大佬的保驾护航。


建立之初,拉卡拉现董事长孙陶然和雷军各出资25万,持股25%。之后又获得了柳传志的联想控股1.8亿元的增资。




如今拉卡拉第一大股东为联想控股,持股28.24%。


2019年4月,拉卡拉上市,雷军当年天使投资的25万元账面获利2.25亿元,账面回报超过900倍,而柳传志出席称,联想控股是拉卡拉从创业开始的最大股东,从资金到方方面面一直力挺拉卡拉。


然如今,背靠大树的孙陶然和拉卡拉,似乎越发难以乘凉。




拉卡拉一直是央行罚单上的常客。旗下个人消费信贷平台多次被投诉,存在暴力催收、砍头息等明令禁止的做法。


颇为讽刺的是,拉卡拉在几天之前刚刚获得某媒体颁发的“最具社会责任上市公司”奖。


之前陷入80亿欠款风波,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关注。虽然拉卡拉很快做出回应,但市场对其的质疑声一直没有停止。


今年的央视315晚会曝光了网售POS机的问题,拉卡拉POS机也是大名在册。


靠着大佬力挺,赶超成的“支付第一股”,其实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市场份额已经骤减到只有3%。




一边是陷入负面新闻中难以抽身,另一边是公司营收持续下滑,拉卡拉要扭转乾坤并非易事。


文章分类: 随心随便
分享到:
首页综合
推荐
策略
感悟
店铺管理
营销
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