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风营销策划

首页综合
推荐
策略
感悟
店铺管理
营销
故事

吃货:三毛

 二维码 10

三毛在四个兄弟姊妹中,排行老二,用她的话说,她就是家里的一块“夹心饼干”:夹在中间,虽然可口,但父母看见的,却总是上下那两块。这个自认不受父母待见的“夹心饼干”,19岁时就离开了父母,靠“吃白面包,喝自来水”,开始了她万水千山走遍的壮游。


三毛到过59个国家和地区,吃过各种各样的食物,但给她留下印象最深的,却是一些具有地域风味的小吃,比如印第安女人卖的煮玉米和羊酪,玻利维亚的辣味鸡、牛舌,还有一种被她译作“沙嗲娘”的烤饺子。


三毛在吃上一点都不讲究,没钱时,她可以酱油拌饭,有钱时,她就立即“挥霍”掉:买书、旅行。她最舍不得的就是吃,在台湾的时候,有人请她吃饭,她回来总是惋惜地对父母说,如果对方不请她吃饭,而是把饭钱折现给她,那该多好。


三毛认为,自己的作品只值三毛钱,这也是她笔名的由来。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,她说,写作是她的生活里最不重要的一部分,如果以切蛋糕的比例来看,写作就是蛋糕上面的樱桃。


可为了这颗“樱桃”,她却不惜将自己“钉在桌子前,将青春的颜色,交给了一块又一块白格子”。写作时,她喜欢在稿纸旁放上一盘父亲老家宁波的土菜“抢蟹”,吃一块,刷刷刷,写上几行。


三毛从来没有立志要做作家,小时候,她喜欢画画,因此她的梦想就是做一个伟大画家的太太,并慢慢将目标锁定在毕加索身上。毕加索自然没嫁成,但后来她嫁给了毕加索的老乡,同是西班牙人的荷西。


与荷西谈恋爱时,他们曾在寒风中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想着如何解决温饱问题。结婚时,只有一个床垫放在地上,铺块草席,还有四个盘子、四个碗、一个锅,也没有穿婚纱,一时找不到鲜花,便将一把芹菜绑在了头上。可她却认为,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新娘。


中西饮食文化的差异没有成为婚后生活的障碍,相反却成了他们快乐的源泉。关于吃,她和荷西最奇特的一次经历是:一天清晨,他们在沙漠里拾到了一百多条法国面包,那些面包长如手臂,握在手里还是热的,吃在嘴里外脆内软,显然,刚刚出炉。


每次回台湾,三毛很快就会和周围的人打得火热,在她居住的那条大街上,她可以身无分文,将柴米油盐全搬回家,过一阵再去付钱,商家还会笑着说:“不急,不急。”她住的那幢大厦的管理员,一看她进门,就会塞东西给她吃。


三毛在吃上也栽过跟头。一次,皇冠的平鑫涛,也就是琼瑶的老公请她吃饭,和她一同赴宴的一个男人,后来在文章中这样描述她:“三毛很友善,但我对她印象欠佳。”接下来,男人在文章中将她贬得像块臭豆腐:闻起来臭,吃起来更臭。他就是著名的大毒舌李敖。


荷西在一次潜水中意外丧生。三毛结束流浪生活,回台湾定居,但昔日那个快乐的三毛不见了。这位荷西口中“最优良的家庭主妇”,在父母家中却凡事不管,不扫地、不煮饭,更不过问柴米油盐。1991年,三毛在一双丝袜的帮助下,离开了她曾无限热爱的滚滚红尘。

装修保护膜.jpg

文章分类: 心语杂谈随心随便
分享到: